长城和比亚迪两虎相争还在继续

一位要求匿名的投资人士对「商业秀」如此感叹。他没想到,时隔一周后,长城汽车举报比亚迪事件在各大平台和圈子里的讨论热度依然不减。

5月25日上午,长城汽车在多个社交平台发布声明,称2023年4月11日,向生态环境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工业和信息化部递交举报材料,就比亚迪秦PLUS DM-i、宋PLUS DM-i采用常压油箱,涉嫌整车蒸发污染物排放不达标的问题进行举报。

这个节点的微妙之处在于,当天恰好也是比亚迪宋Pro DM-i冠军版正式上市的日子。再往前倒退十天,对标比亚迪宋系列的长城哈弗枭龙系列新车正式上市。

从时间节点来看,长城汽车的举动似乎“有备而来”。据36氪报道,长城汽车针对比亚迪的举报从开始调查到完成取证,花费长达3个多月时间,并在权威机构中汽中心对比亚迪车辆进行了多轮检测,“几乎各种模式都测了一遍”。

“如果说,长城汽车想通过举报来打击竞争对手,从而让自己获利,这也是企业竞争的一种合法手段。”汽车行业分析师、黄河科技学院客座教授张翔对「商业秀」表示。

「商业秀」通过查询公开资料发现,汽车行业从未发生过实名举报竞争对手产品不合格的事件,但在家电行业发生过。

2019年,格力电器举报奥克斯生产销售不合格空调产品。随后,浙江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和宁波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组成联合调查组调查该事件。最终认定奥克斯利用能源效率标识进行虚假宣传,责令奥克斯改正并对其罚款十万元。

此次长城汽车实名举报比亚迪的车环保不达标,看来也会让比亚迪付出应有的代价。

不过,比亚迪方面已在深交所投资互动平台回复道,通过技术手段可以解决整车蒸发污染物排放的问题。

这似乎说明长城汽车的举报事实不存在,但最终结果如何,还需等相关部门的公告。

众所周知,比亚迪是目前全球范围内销量势头不断攀升的电动汽车品牌之一。就在近日,比亚迪刚刚公布了今年前5个月的新能源车销量,已突破百万辆关口。

反观长城汽车,今年第一季度总销量约22万辆,同比下滑22.41%,其中新能源汽车销量为2.09万辆。实际上,长城汽车销量在2022年就出现了一些颓势,进入今年,形势似乎也更严峻。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曾几何时,遥遥领先的长城汽车根本无需担心销量,一度将比亚迪狠狠甩在背后。但如今,比亚迪已经与特斯拉平起平坐,互相较量,长城汽车被甩在了销量榜之外。

过去或许是两强暗中较劲,这次更像是公开举报后两虎相“争”的一个开端,今后的汽车市场,长城与比亚迪还会一直“争”下去。

“自从‘国六蒸发排放标准’实施后,大多数油电混动车型基本只能采用高压油箱,否则很容易超标排放。”前述要求匿名的投资人分析道。

长城汽车直指比亚迪旗下两款油电混动车秦PLUS DM-i和宋PLUS DM-i采用了常压油箱,涉嫌废气排放超标。

据业内专业人士透露,由于汽油具有沸点低、易会发的特性,在汽车油箱中就在时刻蒸发油汽,这些油汽溢出到空气中,就会污染环境。

为此,燃油车一般都会配备常压油箱和碳罐,而碳罐内部由吸附性较强的活性炭填充,汽油蒸发的油汽会被活性炭吸收。当汽车发动机启动时,活性碳罐电磁阀适时打开,被吸附吸收的油汽就会进入发动机燃烧室燃烧,以此达到节约燃油和环保的目的。

但油电混动车型的发动机不是每次都会发动,这会导致碳罐中的油汽积累到一定程度后,无法进入发动机被燃烧,此时油汽就会挥发到大气中,污染环境。

由此,高压油箱应运而生,主要工作原理是通过增加燃料箱隔离阀(FTIV)将油汽封锁在油箱中。等到气压过高时,FTIV阀才会打开,将一部分油汽释放给碳罐。

根据公开资料,现代高压油箱技术的发明和应用始于20世纪80年代。1990年代初,德国的博世公司率先推出了电控喷油器和高压油泵等现代高压油箱系统的关键部件。时至今日,这一技术已经相当成熟。

在国六排放标准下,除了高压油箱技术路线,还有另一种技术路线,即整体控制碳罐系统(常压油箱+截止阀方案),这就是比亚迪采用的路线。常压油箱在测试时,预处理最后阶段会安排一段高温行驶,其中必须要求车辆在满电状态,如此整个过程发动机没机会启动,碳罐也难以将油汽脱附,为此测试阶段都会蒸发超标。

但要注意的是,常压油箱和高压油箱最大的区别在于成本投入,采用后者明显要比采用前者要贵一些。有业内人士称,这部分的投入少则几百、多则上千元。

而对于现在竞争激烈的新能源汽车行业来说,少一些成本,车辆售价可能就比对手更低,销量也就比对手更好,自然也就多一分活下来的机会。

网上甚至有人对长城举报比亚迪的这两款车型进行了拆解,发现比亚迪的确使用了成本更低的常压油箱。也难怪社交平台上的技术大拿们都在争论不休了。

5月28日,比亚迪在深交所互动交易平台也坦承了自己家的油电混动车型采用了常压油箱,并做出了解释,“比亚迪DM-i是基于电动车平台设计的双电机串并联架构,实现了发动机和车轮的解耦(脱开连接),在EV(纯电)模式下发动机可以灵活启动,燃油蒸汽可以进行自由脱附(抽走碳罐内油汽)”。

比亚迪甚至表示,自主研发的常压油箱的燃油蒸汽排放控制技术,实现了PHEV在碳罐饱和前,即使车辆在EV模式下长时间使用,也会自动启动发动机,4分钟左右即可解决问题,既不增加油耗,也不增加噪音,还能完成燃油蒸汽脱附、车辆发电和发动机养护。

“比亚迪在插混技术上有二十多年的积累和迭代,不像有些同行想的那么简单!”比亚迪在回应长城汽车举报的公告中表明。

技术,似乎成为了比亚迪反击的强大武器。不过,也有一些网友在知乎等平台上继续质疑比亚迪的技术方案的检测状态,他们质疑的核心直指比亚迪公布的检测结果。

据《汽车商业评论》援引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表示,比亚迪之所以能通过测试,主要通过发动机的控制策略进行。即在测试时,当燃油蒸汽浓度达到一定程度时,无论何种工况,比亚迪都会强制启动发动机来进行活性炭脱附。这类似2015年大众柴油门,通过软件控制作弊,通过法规测试。

36氪援引多位工程师的报道称,在检测试验中,只要求测试车辆加满电,至于纯电测试模式下是不是能启动发动机、应该什么时候启动,都未看到明确规定。有工程师表示,“这是一个灰色或者模糊地带。”

这场关于技术争议的举报,之所以没有像其他热点新闻事件一样快速降温,一方面说明车企之间的竞争白热化,已上升至技术争议范畴;另一方面,也说明引发了国内汽车消费者的关注,间接影响到了整个汽车生态。

事实上,长城汽车也在2020年底推出了与比亚迪DMI相似的柠檬混动DHT技术。

这套油电混动系统采用了主流的双电机串并联混动方案,做到了发动机、变速箱、电机电池、整车集成的完全自主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