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晋南北朝时期没有科举寒门人才如何出头?

南朝寒门阶层代表人物之兴起对当时的军政局势产生了不可忽视的影响,自东晋末年起,长期占统治地位的门阀士族走向衰落。

进入南朝,门阀士族子弟普遍浮华于世。就政治人群而言,在门阀社会及其政治格局下难以发挥作用的寒庶人士便不断涌现出来,特别在有关皇权交替等重大政治斗争中,寒人之活动尤为频繁,成为影响局势发展的不可忽视的力量。但魏晋南北朝时期是没有科举,那么寒门人才如何出头呢?

寒士虽颇活跃,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政治势力,但其仕进依然没有正常的制度化保障的途径,或凭借一时之军功,或有赖于君主之恩赏,在身份上无法摆脱君主“近习”、倖臣的角色,无法成为一个独立的社会政治集团或群体。

刘宋一代,皇位继承多非正常,一再发生争夺统治大权的宫廷斗争。在此过程中,一些寒门人物往往参与其中,密谋其间。当时内外寒人之间互相勾结,皆受宋明帝指使,以进行皇位更迭之运作。

其中主要是内廷之寒门倖臣,也联络外朝之寒门武将。寒人为自身利益,或密谋策划针对宗室诸王之祸难,或受命行凶。宋明帝时期对寒人势力的使用,无论在范围上,还是在程度上,都比以往有所扩大,影响也自然更为突出。

当时寒人集团之行事,关涉内外,确实令人注目。寒门权倖的权力皆因依附皇权而来,在君主有能力掌控大局的情况下,如宋孝武帝、宋明帝,寒人群体尽管威势显赫,但他们只能充当皇权的工具,受君主的驱使。在萧齐中后期,围绕皇位争夺与高层权力角逐,大批寒人在政治舞台上崭露头角的历史现象。

门阀士族为中古时代居于主导地位的社会阶层,尤其在东晋时代全面掌控军政大权,尽管逐渐衰落,但依旧有着较高的社会地位,在朝廷占据高官显位。

门阀士族享有种种特权,自然不利于君主专职与集权。君主为强化皇权,必须从高门之外寻找可以利用的社会力量,而寒人与寒士群体则便于驱使。寒门人物通过何种途径参与政治,甚至权掌机要呢?

鉴于东晋门阀士族把持朝政的情况,寒门人物也希望借助、依靠皇权,以改变自身地位。寒门子弟虽然担任中书舍人可以出纳王命,为皇帝出谋划策,但中书舍人并没有直接对国家行政系统、朝廷大臣发号施令之权,他们往往借用皇帝的名义,以敕令的形式,干涉政务。

寒门子弟通过担任中书舍人,参与政治决策,使自身政治地位提高,权势增加。正是中书舍人权势逐渐加重,使许多寒门子弟不愿放弃中书舍人一职。

中央朝廷与地方藩王依然存在矛盾,地方势力的发展同样不断威胁中央集权。君主出于强化皇权和控制地方之需要,任用亲信寒人担任典签一职,直接受命君主,以监察诸王和州郡。当时君主既以地方诸王年幼,需要加强管控,又不愿依重士族人物以之为辅佐,于是以心腹寒人担任典签,以行监管之责。

典签虽无明确的行政权,但其参与决策对地方影响很大,典签无疑是君主加强管控地方的代理人。典签不仅有监察刺史的权力,亦有监护年幼藩王的责任。

宋、齐时期,随着社会与政治的变革,一些寒人得到君主的提携和信重,他们不仅以佞幸近习的身份活跃于内廷,一些人还通过担任中书通事舍人,参与中枢权力的运作,与士族名士人物发生交集,一些寒人武将更是获得优赏,位至公侯。

相较于东晋门阀政治及其相关制度,作为南朝皇权强化的附属物,寒人阶层在当时政治领域和社会活动等方面都发挥了不可忽视的重要作用,影响力越来越强。

不过,作为一个社会阶层的代表,寒人依然受到门阀士族社会的排斥和歧视。当时寒门社会代表人物在政治地位有所上升之后,他们力图挤入士族阶层,以改变其社会身份与地位。还有一种途径是寒门竭力与士族联姻,便是为了借此进入士族阶层,进一步提高自身的地位。

随着士族社会的逐渐衰落以及寒门政治地位的提高,士庶通婚现象日益增多。陈郡谢氏是东晋南朝最显赫的高门士族之一,他们在萧齐时期与寒人勋贵联姻,显示出当时寒门社会地位变化的某些信息。

宋、齐时期,在致力提升社会地位的过程中,得势的寒门阶层努力改变其身份,一个更普遍的做法是篡改户籍,以获得伪冒的士族身份及其诸种特权。大量寒门篡改户籍,挤入士族阶层,使得门阀制度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和破坏,严重影响了原本士族社会秩序。

宋、齐两朝之建立者皆寒门出身,宋武帝刘裕出自北府武人。宋齐皇室原属寒门武人,从阶层上就与士族有着差异。皇帝为了维护寒门政权之稳定,士族在政治上的势力,便任用利于掌控的寒门。

寒人在宋齐时期地位之提升,一方面是皇帝因政治需要而对其拉拢,另一方面也是寒人主动积极参与政治,努力提高自身地位,希冀跻身士族而努力的结果。但寒人参与政治,也在于部分寒门地主、商人鉴于他们的法律地位校低,拥有的财富不太稳固,烦重的徭役经常威胁着他们。

宋、齐时期,虽然寒门社会经济地位有所提高,其代表人物借助君权之提携进入权力中枢,但在社会地位依旧为士族社会所鄙视,也无法享受免除徭役等特权。随着自身财富的积累,部分寒门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使自身财富得到保障,他们聚集在皇室和门阀士族身边,充当皇室和士族的门生。这些寒门凭借其门生的身份经营商业,从中获得利益,并试图逃避徭役和赋税。

寒门经济的发展,使寒门富商、地主需求一定的社会地位,以保障他们的财富。他们依附皇室或士族,借此逃避赋税、徭役。这一方式又在一定程度上促进寒门商人、地主累积财产。

在社会变革、转型的历史过程中,寒门社会物质财富的积累,成为寒门社会阶层地位上升的重要基础。其政治地位的提高,不仅使其财产获得应有的保障,而且还可以获得更多的封赏,聚集更大的财富,有的权倖还通过聚敛、收受贿赂等手段,不断积累财产。

寒门群体对当时君权强化发挥了不可忽视的作用,是一个重要的新兴的政治人群。但他们缺乏坚实的政治基础和明确的政治目标,他们终究只是皇权的附属物,具有与生俱来的寄生性。

为了获得更高的政治与经济特权,他们必须更加紧密地依附与君权,以获得宠信。而对于君主而言,寒人权倖只是强化皇权、取代、打压士族的工具,其进用与废黜皆随意,其荣辱与生死皆由君主之态度。

寒人权倖处于各种政治势力激烈冲突的夹缝之中,这一生存状态,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决定着他们的生活方式。在这其中提高自身门第就是一个重要的因素。因为南朝承前所沿用的九品中正制。这些寒人希望在政治上、军事上,乃至借联姻皇室,成为当朝冠冕,进而成为士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